杨鼎新-希望能一辈子记得你 丁浩-记忆中的范蕴若

  文章来源:野狐围棋道场

  噩耗过去整整一天,昔日朝夕相处的小伙伴们陆续有人打开回忆,杨鼎新、丁浩等国手在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网络上发表长文(均已获转载授权),书写他们记忆中的范蕴若。

  杨鼎新:

  兄弟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活着是一件如此痛苦之事,但是你就这样离开我们真的太突然了。

  以前在马道就知道你,那时候咱俩还不太熟,不过你妈妈是个很和蔼的人,后来进了国家队,最开始我是最矮小的一个,你那时已经很高大,但你从未欺负过我。我记得当时的你经常被人逗,一般情况都忍了,但是把你逼急了你也会让欺负你的人体会一下什么是“熊的力量”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以一敌二跟你体格相当的人打架,眼镜都碎了、你先打倒一个然后被另一个人打倒的画面,事后都写了保证书,在我的印象里那是你为数不多的失去理智的时候。

  那几年每天一起训练、一起在小训开演唱会、一起把餐巾纸当篮球、中央空调当篮筐、一起玩弹棋子、一起逗你、一起在6楼玩游戏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。(我当时基本都是看你们玩)记得当年一起在训练总局上学,有一次放学聊起了世界是怎么诞生的,你当时坚定的说世界是主创造的,我们几个人无论怎么跟你说都说服不了你,我们当时都笑你,殊不知,或许这就是你的某种坚持呢?

  除了围棋,你最喜欢的就是足球和体育了,在我的印象里你在体育方面就是一个人形百科全书,一聊起奥运会哪年谁夺冠,欧冠NBA的球员教练名单你如数家珍,不过这些我一点不懂。随着大家渐渐长大,兴趣爱好不同,我跟你的交流也越来越少了。我喜欢动漫、游戏,你喜欢体育,我是个无神论者,你是个虔诚的基督徒。后来我踢球骨折然后康复,就是在我康复后你开始组织足球的吧,你为了让我踢球跟我说了多少次,有一次我能感觉到你明显感到不快,不过我也是很倔的人,说不踢就不踢,以后再也没机会跟你一起踢球了……  

  今年1月我们一起庆祝你过生日,4、5月你问我要不要出去玩,6月LG的时候在棋院有说有笑,7月2号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……

  人死后只能以记忆存活在它人的心中,如果大家都遗忘这个人的记忆,那这个人就真的彻底消失了,我希望我能一辈子记得你,范蕴若。

  配图为2011年1月18日,第5届理光杯新秀赛决赛

  丁浩:

  由于年长我四岁,我对范蕴若的了解谈不上深刻。学棋不久后就知道了围棋界有这样一个名字,后来我进入道场——入段——进入国家队,逐渐地认识了许多优秀的棋手,并与他们站到了一起。

  记得刚进国家队的时候,经常能见到一大群棋手集体摆棋研究的场景。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手水平与资历都不够,只能远远地站着看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看到了这些戴着国手光环的棋手有趣地一面。他们并不像我小时候想像中的那般严肃,无论干什么都是眉头紧锁正襟危坐。有不少人的性格都很随和活泼,有时他们的聊天内容会从棋转移到别的地方,性格开朗者绘声绘色添油加醋,内敛一些的则会附和着笑笑。其实大家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特征。但他们在围棋的领域有高人一等的才华,所以又很特别。

  范蕴若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人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范蕴若善良、稳重、有责任感,并且内心纯净。他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,说话做事总是不紧不慢的。人们有时候聚在一起说些笑话,他会站在一旁聆听,时不时会露出真诚而憨厚地笑容。人们拿他开玩笑,他也不生气。他就是这样的随和。

  大概是2019年初,有一天范蕴若来到训练室问大家喜不喜欢踢足球,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就在微信上建了一个群,表示他会经常订场方便大家一起踢球。在踢球之前,总是抢着帮大家买水。我喜欢足球,很感谢他,同时敬佩他的责任感。订场和买水并不复杂,但不是每个人都乐于花费时间和精力做这些事情。而他想到了,就去做,没有丝毫怨言。

  2019年6月左右,我和他下了一盘围甲对局,他输给了我。当晚有人提议出去唱歌,他也欣然接受,把输棋以后的痛苦放在一边。我还记得他点了一首《十年》,唱的总是跑调,于是就翻来覆去地唱,我们在后面笑出了声。直到最后一遍也没把调唱准,然后他自己唱的中间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这些事依然历历在目。我在听说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,大脑一片空白,连忙上微信确认此事。在别人欲言又止的答复中,我明白悲剧确确实实地发生了。因为他的好性格,虽然接触不算特别多,我已将他视作朋友。就在上个月我还和他在一起踢过球,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?

  随着读书与阅历的增长,我越来越不想写矫情的文字。我希望趁着记忆还鲜活之时,把他的形象记录下来,让他能留下点什么。

  再见了,我的朋友。

(责编:樊璐璐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estyearmortgages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